首页音乐乐器 › 后师从浦东名宿《养正轩琵琶谱》编著者沈浩初学习琵琶,不论是专门为琵琶创作独奏曲、协奏曲

后师从浦东名宿《养正轩琵琶谱》编著者沈浩初学习琵琶,不论是专门为琵琶创作独奏曲、协奏曲

琵琶演奏家林石诚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7.21

琵琶演奏家、音乐教育家。林石诚出生于上海南江县,自幼酷爱音乐,从十几岁起就开始学习各种民族乐器,后师从浦东名宿《养正轩琵琶谱》编著者沈浩初学习琵琶。在艺术表现和风格上,武套气势磅礴,绘声绘色;文套则细腻深沉,韵味隽永。1956年应聘中央音乐学院,培养了刘德海等琵琶演奏家和众多的教学人才。编著有《工尺谱常识》、《琵琶演奏法》、《琵到曲谱》等书。

中新社悉尼5月7日电
《西域流光》“中国弹拨·击乐音乐会”6日晚在悉尼歌剧院拉开澳大利亚巡演的帷幕。中国琵琶演奏家章红艳携中央音乐学院弹拨乐团一行38位顶级演奏家首登澳大利亚舞台,为当地观众呈献一场融合中国传统民族乐器演奏、现代舞蹈和精美舞台布景等多种元素的视听盛宴。

琵琶音乐,流传久远,从历史上第一本琵琶谱《南北二派秘本琵琶谱真传》(《华氏谱》1819)刊印之时算起,迄今已近两百年。琵琶演奏技巧的繁复、音乐表现手法的多样化,从有谱记录以来,就已经呈现出了很高的艺术水平,加之各传统琵琶流派的确立与谱本文献的完善,更令其在文化层面上的价值超出了其他中国民族民间乐器,故近年来已有学者参照古琴“琴学”的文化构成而试提出了“琵琶学”的概念。

琵琶的传派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1.11

一、无锡派

清代初叶,琵琶分南、北两派。南派,即浙江派,以陈牧夫为代表,用下出轮。擅长的乐曲有《海青》、《卸甲》、《月儿高》、《普庵咒》、《将军令》、《水军操演》、《陈隋》、《武林逸韵》等。北派,即直隶派,以王君锡为代表,用上出轮。擅长的乐曲有《十面埋伏》、《夕阳箫鼓》、《小普庵咒》、《燕乐正声》等,无锡华秋萍、华子同两人向南北派两学习,编著《南北二派秘本琵琶谱》三卷,采用工尺谱,有较完整的指法记载,是我国最早印行的琵琶谱。由华氏传授的流派遂被称作无锡派。

《南北二派秘本琵琶谱》前后出版三次,对后世学者的影响较大,对研究琵琶古谱,提供了宝贵资料。尽管无锡派嫡派传人不多。目前按照《华氏谱》原谱演奏的人也很少,但其他各派或多或少地采用了《华氏谱》中部分乐曲整理了现在流行的演奏话。因此,无锡派在清代中叶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对琵琶的发展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二、平湖派

平湖派以李芳园为代表,李家为琵琶世家,五代操琴,李芳园之父常携琴交游,遍访名家,李芳园在家庭的熏陶下,自誉“琵琶癖”,不仅技艺超群,且编撰《南北派大曲琵琶新谱》,清光绪二十一年出版发行,后人称之为《李氏谱》,由李氏传授的流派称作平湖派。

平湖派以李其钰、李芳园、吴梦飞以及吴柏君、朱荇青等世代相传,流传有《南北派十三套大曲琵琶新谱》、《怡怡室琵琶谱》、《朱英琵琶谱》等。

吴梦飞曾得到李芳园的亲授,后又从李其钰的学生张子良,常在上海演出,艺术活动相当广泛,对弘扬平湖派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朱荇青师承李芳园高足吴柏君,针对《华氏谱》“左手按弦惟大禁两指不用”,首创了运用左手大指按托之法,并突破了不用小指按音的禁区。

平湖派的演奏有文有武,文曲细腻,常配以虚拟舒缓动作加强余音袅袅之感。武曲讲究气势,以下出轮为主(《将军令》用的是上出轮)。平湖派琵琶对当今琵琶的各种风格的形成有相当的影响。

三、浦东派

浦东派传自鞠士林,以鞠士林、鞠茂堂、陈子敬、倪清泉、沈浩初等师承相传,流传有《鞠士林琵琶谱》、《陈子敬琵琶谱》、《养正轩琵琶谱》等。

鞠士林是清乾隆嘉庆年间南汇县惠南人,生卒年月不详,性好交游,有“江南第一手”之誊。

据说,鞠有一次坐船至苏州浒墅关,由于时晚城门已经关闭,鞠遂操琵琶消遣,守关官兵为其琴声所动,喜而开关放行,故有“弹开浒墅关”之美传。作为中国乐器,琵琶在历史上是相当辉煌的。鞠士林留有《闲叙幽音》手抄琵琶谱,此谱于1983年由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题名为《鞠士林琵琶谱》。

鞠士林的弟子有鞠茂堂、陈子敬、程春塘等,据《南沙杂志》载:“是时吾邑善弹琵琶者有:一为先生,一为陈子敬。子敬常旅食在外,忆光绪丁亥至上海东门外王家,适子敬在坐,见指套铜甲,弹《霸王卸甲》,声调洪亮,有拔山盖世气概。人谓:陈善武套,程善文套。”浦东派的锣鼓技法就始于陈,陈的弟子曹静楼最擅长此技。陈另一弟子倪清泉用的琵琶比一般要大要长,叫大套琵琶,很能突出武曲的气势。

陈的再传弟子沈浩初,对浦东派的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培养了大量琵琶演奏家,整理出版《养正轩琵琶谱》。

浦东派琵琶的特点是:武曲气势雄伟,擅用大琵琶,开弓饱满、力度强烈,文曲沉静细腻。其富有特色的传统技法有:夹滚、长夹滚、各种夹弹和夹扫、大摭分、飞、双飞、轮滚四条弦、弦数变化、并四条三条二条弦、扫撇、八声的风点头、多种吟奏、音色变化奏法、锣鼓奏法等等。

四、崇明派

崇明地处上海东北角,以《瀛洲古调》琵琶谱师承传授的,由于发源于崇明岛,后人就称崇明派。崇明派以蒋泰、黄秀亭、沈肇州以及樊紫云、樊少云等世代相传,以隽永、秀丽的文曲风格闻名于世。

崇明派琵琶可追溯到三百余年的清康熙年间,那时,北派琵琶传入崇明近邻的通州地区,有白在湄、自彧如父子、樊花坡、杨廷果等人。早期崇明派琵琶,是承袭了白在湄的北派琵琶,其风格的演变受当地风土人情的影响。

1916年沈肇州编《瀛洲古调》的出版及徐立荪重编后改称《梅庵琵琶谱》出版,遂使崇明派琵琶得以发扬光大。我国近现代国乐大师刘天华于1918年随沈氏学习瀛洲古调琵琶曲,并把这些乐曲带到各地演奏,而且于1928年灌制了该派主要乐曲《飞花点翠》,这对推广崇明派琵琶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

崇明派琵琶指法要求“捻法疏而劲,轮法密而清”,主张“慢而不断,快而不乱,雅正之乐,音不过高,节不过促”。尤其轮指以“下出轮”见长,故而音响细腻柔和,善于表现文静、幽雅的情感,具有闲适、纤巧的情趣。同时,“重夹轻轮”,偏爱单音与夹弹,认为“轮指虽易人耳,然多则犯低而失雅”。因此,其曲目多为文板小曲,其中著名的《飞花点翠》、《昭君怨》等慢板、文板乐曲,典雅、端正;《鱼儿戏水》等小曲,则充满了生活的情趣。

五、汪派

汪派也叫上海派,是20世纪以来,我国音乐发展史上的重要琵琶流派,也是唯一以个人命名的流派。上海派的形成,掀起了我国琵琶发展历史上第三次高潮。

汪昱庭的琵琶技艺启蒙于王惠生。后王惠生把陈子敬琵琶谱传授给江。后又得过浦东派倪青泉、曹静楼与平湖派殷纪平传授,兼收并蓄,把琵琶传统古谱根据实际演奏花音编写出演奏谱,广为传授。

汪氏传授学生都用工尺谱,而且每都亲笔抄写后送给学生,至今已成为珍贵的墨宝。凡根据汪氏传谱演奏的,后人称为汪派。林石城编写并于1959年由音乐出版社出版的《琵琶演奏法》中,首先用文字形式把“上海汪昱庭派”列为琵琶流派之一。

汪派的演奏特点首先在于,当时一般南派琵琶以下出轮为多,而汪氏却创造性地运用上出轮,从而奠定了琵琶运用上出轮的基础。其次,他不拘泥于传统奏法,对古谱加以精心修改,使之更为精练,取得了比以往更好的效果。汪派琵琶的演奏刚劲有力,感人颇深。

汪氏培养了一大批现、当代优秀的琵琶演奏家。如卫仲乐、孙裕德、李廷松、程午加、蒋风之等。

----来自中国古曲网

我因为曾在琵琶讲座中介绍中国和日本琵琶的差异中用过田原顺子的视频,所以这次在东京音乐会间隙,通过正派音乐学院的尺八演奏家酒井帅三先生的推荐,我去拜访了顺子老师。

弹拨音乐与打击乐是古丝绸之路音乐文化的重要特征,历经千年,在音乐体裁、作品样式以及乐器组合方面都有很大发展。这场颇具西域风情既传统又现代的音乐会,由著名琵琶演奏家章红艳、著名打击乐演奏家王建华、著名指挥家葛亚南、青年舞蹈家李响、打击乐演奏家魏然、胡琴演奏家胡瑜、青年琵琶演奏家刘小菁和中央音乐学院弹拨乐团联袂出演。

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的推进掀起了中国当代文化浪潮,当代琵琶音乐创作也是这热潮中的一股激流,且持续至今,热情、佳作不减。纵观80年代以降的当代优秀琵琶作品的作者,职业作曲家占绝大多数,不论是专门为琵琶创作独奏曲、协奏曲,还是将琵琶纳入其重要作品编制,均可见琵琶这件乐器是受到了作曲家们极大的青睐和重视的。此外当然也不乏一些躬身于创作的琵琶演奏家们,他们驾轻就熟地以自己的演奏经验大胆地涉足创作,写出了与职业作曲家不一样的角度。

田原顺子日本筑前琵琶演奏家,我住在在日本期间她是日本中生带琵琶演奏家里的代表人物,她不仅仅是继承传统琵琶,也弹很多她自己作曲的音乐。在频幕上的田原顺子,抱着琵琶,有一种仙气,而且看起来个子很高大,我去到她在府中市的家中见到她时才知道她原来很瘦很精干。和我之前的印象有些差异。她属于那种很古典的日本美女,当她把我让进她的工作室,为我准备茶点时,我看到了满屋的琵琶和她平时工作场景。

演奏家们为观众演奏取材于西域的曲目《天山之春》《胡旋》《那拉提》等。章红艳、魏然、李响共同演绎的主题曲《西域流光》完美地将琵琶、打击乐和精美的现代舞蹈结合,其主要音乐元素取自敦煌琵琶古谱,配合精美的现代舞蹈,融合了千佛洞壁画、多彩灯光等舞台造型元素,让在场观众仿佛置身于苍凉的西域大地。

第一个必须被提到的就是刘德海。刘德海对琵琶的贡献毋庸赘述,他对于传统技法的拓展(泛音、人工泛音、绞弦)、重构,以及对新音色的敏锐捕捉和创造性的运用(上弦音、弱音、山口拨弦),影响启发了大批职业作曲家,而他本人的创作目录从“人生篇”、“田园篇”、“宗教篇”到“新十三大套”,以及大量的练习曲及改编作品,无论从艺术品格还是创新度,即便单纯仅从数量来看,均可堪称是琵琶创作第一人。

可能是这满屋的琵琶使的我特别兴奋,还没等她从厨房把茶点备好,我们就琵琶聊开了。因为田原顺子是少数能自己作曲的演奏家,我首先很好奇她学琵琶的机缘然后她什么时候开始写自己的作品。她并不像很多演奏家一样出生在一个音乐家庭,学琵琶也纯属偶然,20岁时机缘巧合遇到了她的老师,于是就开始学习琵琶了,从开始学琴老师就告诉她“音乐是用来表达自己的,要演奏自己的作品”
再加上她后来的支持捧她的人也非常看重她的这种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新蒲萄京网站 http://www.yfslmp.com/?p=1

下一篇:

相关文章